躺平

五月份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很严格的封控中。区里搞了个静默,2周时间里,楼里除了好多个阳性的,隔离的隔离,转移的转移。留下的人,也是严格的封控管理,足不出户,服务上门,物资等着人来送,垃圾等着人来收。
人每天就是吃了睡,睡了吃,要么就是躺下来,刷刷手机,看看视频,这一天天过的。有一天能够下楼去,还以为是复课了,兴冲冲的背上书包,原来不是复课,又放下了书包,到楼下转一圈,看到小区紧闭的大门,还是没法出去,伤心死了,很快就回家了,再也不想下楼去了。就这样躺着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