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地啊

一直在房间里待久了,人是要接接地气的。春天来了,疫情还在,穿好防护服,可以出去玩玩了。
为了减少接触,每次出门给带上了操作用的白手套,希望能阻挡一下病毒,只是带上手套,在地方找树枝,翻树叶就更方便了。看到有好玩的,直接趴在地上,用额头触碰下大地的感觉。给老天爷磕个响头,保佑保佑。

头圆

凡是都讲究一个投缘。要投缘,头先要圆。
从小达到就喜欢有人抱着,不喜欢自己躺着,所以也没有来得及把头睡扁,一直是这么的圆。天热了,妈妈给剪了个头发,标准的6毫米的长度,剪的时候自然是哭天喊地,剪完了,就是一个毛绒绒圆圆的小脑袋了。很圆很顺滑,没有突出来,或者特别凹进去的地方。
圆脑袋还有一大特点,就是很硬。一个大脑门硬硬的,喜欢谁就跑过去,咚咚咚的撞几下。每次要是爸爸先睡了,那就肯定要爬过来好好撞几下,还不能用手挡着。
就只当儿子跑过来给老子磕头了。
IMG_4063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