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课升级

时间过的真快,网课上着上着,这学期几结束了,可以升级到高一个年级了。是网课拉平了教育,不过是小学生,还是大学生,大家都是上网课,毕业的时候,毕业证上没有网校两字就行。
希望下学期开学的时候,能够再次回到校园,和老师同学在一起,比学什么更重要。

倒垃圾

劳动是很辛苦的,要让人自发劳动是不容易的。疫情期间,要求是足不出户,做核酸也是在楼下做,做完就要上楼去。
为数不多的机会,就是去倒垃圾。差不多时间,就拿着一袋垃圾,就可以在小区里横行了,邻居们都心照不宣,打招呼也说,去倒垃圾啊,是啊,去倒垃圾。天气热了,垃圾要倒的勤快一点,是不是这个道理?

流血上学路

乘着解封的几天间隙,到外面到处去走走。学校还没有开,也阻挡不住想回学校看看的念想。一路上蹦蹦跳跳,笑声伴随着朝学校出发。突然间,没了声音,闷头走路,再一看,满脸都是血,手上更是血淋淋的。
找了很久才找到流血的源头,原来是一根手指被割破了,手上都是血,又抹到脸上。用湿纸巾一路清理,才找到伤口。用邦迪包好,但还是觉得不舒服,想把胶布去掉。那就再去掉,用碘伏清洗伤口,然后就这样晾着,也不怕疼。
到学校门口,也没有了欢乐的心情,呲牙咧嘴在门口拍了几张照片,就折返回家了。到家的时候,伤口也差不多好了。

封控

从三月份中一直封到5月底,封了81天。好不容易到了6月,全上海解封了,高兴了没几天,又有新的情况,又被追加了 2 + 14 天的封控。
每天晚上太阳下山后,下楼去看看所有的门都封了,有两个门是用铁皮封起来的,就剩这一个是用铁丝网封起来,没办法出去了。
真不知道这代人长大了以后,会怎么回忆起这样的童年,铁网内的小区里,大白还声声的叫着核酸。

六一节

往年的六一都是穿好白衬衫,戴好红领巾,去学校里和同学们一起欢庆节日,再搞些娱乐活动,坐坐小火车,看同学开着小火车撞坏学校的大树。
今年六一,全上海都解封了,大人也都开心的像个孩子,可是学校还没有开门,没法去学校,只能在自己家里,戴好红领巾,在网上看看热闹。

云生日会

今年的生日,连蛋糕都没有,外卖送不进来,只有冰箱里冷冻的半块抹茶蛋糕。学校的老师,给同学们组织了一次云生日会,同学们一起在网上互相庆祝一下,老师带着大家一起做一个手工的生日蛋糕,等待着开学的时候,再去兑换奶油的蛋糕。
时光如梭,一转眼已经是三年的同学们的十岁生日了。生快!

躺平

五月份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很严格的封控中。区里搞了个静默,2周时间里,楼里除了好多个阳性的,隔离的隔离,转移的转移。留下的人,也是严格的封控管理,足不出户,服务上门,物资等着人来送,垃圾等着人来收。
人每天就是吃了睡,睡了吃,要么就是躺下来,刷刷手机,看看视频,这一天天过的。有一天能够下楼去,还以为是复课了,兴冲冲的背上书包,原来不是复课,又放下了书包,到楼下转一圈,看到小区紧闭的大门,还是没法出去,伤心死了,很快就回家了,再也不想下楼去了。就这样躺着好了。

健身运动

在家里,遵守足不出户的要求,不能出去玩。除了在瑜伽垫上,活动活动,偶尔还可以把健身环拿出来玩玩,也算是健身活动的一种吧。
期待着解封的那一天,可以出去好好走一走。

躺赢

居家学习办公的时候,人总是懒懒散散的。没事的时候,就是床上一躺,靠着考点,翘着脚,哪个iPad刷刷小视频,真的是太开心了。
什么时候,能开学呢?是不是要到下学期了?

抗原-核酸-抗原

四月份一直都是在和疫情做斗争。每天都会做要去做各种各样的检测。最开始的时候,是去做核酸,有做过20人一管,10人一管,5人一管,一户一管,还有一人一管。每次都不是很配合,医生护士大白也没什么办法,大部分时候,都是一家人在一起,有一个中,也就是全家都中,就这样了。
后来开始搞抗原了,先是一个个发,后来就是一盒盒的发,每天有做一次的,到每天做三次。于是家里有了好多好多测试的卡,等疫情结束的时候,要能凑一副麻将牌了吧。